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正文

吕凤鼎回忆在密克筹建大使馆的艰辛往事

时间:2019-11-09 02:01 来源:网络 作者:121117 阅读:

2004年吕凤鼎向瑞典国王递交国书前留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973年春天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吕凤鼎进入外交部,先后在外交部翻译室、美大司、驻外使馆和中央外办工作,曾担任过中国驻尼日利亚、瑞典大使。2013年退休后,仍担任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

回顾在外交战线的岁月,吕凤鼎称自己为“外交老兵”。“中国经历了前所未有外交的大发展。我也从一个普通翻译逐步成长为一个高级外交干部,并有幸为中国外交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每当回顾往事,我都会为党对我的培养和国家对我的信任由衷地感激。” 吕凤鼎说。

意外走上外交官之路

吕凤鼎出身贫寒,祖辈务农为业。在缺衣少粮的年月,受到国家助学金的资助,吕凤鼎出乎家人预料、走进大学殿堂。从未想过“学外语,搞外交”的他,却意外地走上了外交之路。

高中毕业前,吕凤鼎的高考志愿是中文和新闻。但学校领导根据他的各科成绩,不容商量地“鼓励”他填报北京外国语学院。

由于在高中时学的是俄语,吕凤鼎到外语学院后才开始改学英语。与那些在中学阶段一直学习英语的同年级同学相比,吕凤鼎透露自己的基础较差,“可是,外交大发展的形势,还是把我和与我相似的一班同事招入了中国外交队伍的新军。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还成为被分配到外交部翻译室英文组工作的三个新人之一。”

所有这些“意外”的发生让吕凤鼎开始认真考虑将外交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如何不断提高自己,为祖国外交做出应有贡献,也成为了吕凤鼎的努力方向。

“我入部工作的前十年是我外交人生的重要时期。在这个时期,我坚定了自己向老一辈外交家看齐,在外交战线奋斗终身的决心,并努力学习知识、积累能力,从而为自己在今后的外交工作进步发展打下尽可能厚实的基础。”吕凤鼎说。

在翻译室英文组工作的五年时间里,为了“恶补”英语,吕凤鼎不得不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苦。在被派往驻冈比亚使馆工作时,吕凤鼎不仅担任大使翻译,还兼做办公室、研究室甚至商务处的工作。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他充分利用小馆晚上事少的特点,经常在蚊帐里抓紧学习,四年时间几乎看完了使馆图书室里所有值得阅读的图书。“这为我后来的外交生涯提供了难得的养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日后外交生涯的每一件成功,与我入部后的前十年的艰苦奋斗和积累,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吕凤鼎说。

回首外交往事,吕凤鼎表示自己的外交生涯经过成功与失败,品尝过酸甜与苦辣,并和人民网记者分享了其中的几段难忘经历。

在南太平洋岛国上空升起五星红旗

1989年9月上旬,吕凤鼎作为驻澳大利亚使馆研究室主任,陪同大使张再,赴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谈判建交事宜,密方希望中方在密首都建大使馆。

密克当时刚从美国独立,陆地面积较小,全国总人口不足十万。环境与世隔绝,基础设施落后,生活条件简陋,百废待兴,是当时密克的真实写照。

据吕凤鼎回忆,在密克建馆是一个相当艰苦的任务。根据当时的规定,这个馆只能有一两个外交官,因而对派谁去执行这项任务是国内要考虑的首要问题。在外界普遍不解的情况下,吕凤鼎主动提出调馆前往。次年,他和夫人携带钱其琛外长的介绍书和5万美元建馆资金的金卡,启程赴密克罗尼西亚赴任,正式开始了一年半的“夫妻店”使命——在密首都建立大使馆。

谈及为何主动提出愿意离开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优越的澳大利亚远赴密克建馆时,吕凤鼎告诉人民网记者:“一是,我曾经当过主管处的处长,又是到密克参与建交谈判的主要工作人员,无疑是最符合要求条件的人选,我不去谁去。二是,外交工作战线很多,一个合格外交官应该积累各种经历。”

谈及赴密克建馆的“苦差事”,虽然吕凤鼎夫妇早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到了密克才感到困难远远超出想象。

建馆任务主要包括三项指标:一是要找到合适的馆舍,二是要购置开馆的各种设备,三是要与驻在国相关机构与人员建立起通畅的联系。吕凤鼎回忆道,“后两项的完成都很困难,但比起第一项来还是容易得多。在当时的波纳佩,很少看到高于两层的楼房,几乎全被其他使馆和外国公司抢在前面租用。”

为了让使馆尽快运作起来,吕凤鼎当时只能先在旅馆里租了连住带办公的两个单间,来临时解决这个棘手问题。“三个月后,我们在湖景旅馆的窗外安装上旗杆,升出国旗,发出照会,举行了开馆仪式,在密克引起很好的反应。当我亲手升起五星红旗,看着它在南太平洋上空迎风飘扬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啊。” 吕凤鼎说。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